我的外婆

2020年11月 22日 07:49 | 来源: 扬州晚报-扬州网 | 扬州网官方微博

○刘汉儒

小时候,外婆到离家几里的城里挑泔水喂猪,我总爱跟着去。去的时候,外婆总要带上几个南瓜或几棵大白菜去卖。外婆卖,我收钱,卖完了,外婆马上给我买了一块发糕,掰大半给我,她本身吃小半。我嘴上吃着手上的,眼睛却看着外婆手上的。外婆轻轻地咬了一口,把剩下的全给了我;我还不满足,又望着外婆手上的钱,外婆又把一角钱放到我手上,我这才满意地笑了。

那时的南瓜大白菜才二分一斤,总共卖了不到五角钱。

父亲去世后,母亲身体又不好,我年纪又小,生活很困难,外婆多次叫我们迁去跟她们一起过。后来,经不住外婆的规劝,我们还是迁去了,但吃饭是分开的。在外婆家,我们没有土地,靠种菜为生。读小学的我,早上天不亮,就起床去挑水浇菜。我挑着两个半桶水,吃力地晃荡在路上,外婆见了,马上接过我的担子。到了菜地,我发现很多菜已经浇过了,那是外婆帮浇的。回到家,我打开饭锅,闻到一股香味,饭面蒸了一截香肠,还有酸菜。我心头涌起一股味儿,不知是酸是甜。我们家没有香肠,这是外婆家的。

我刚吃完饭,外婆从地里回来了,我马上舀了半碗饭,把剩下的菜全倒在饭面上,送到外婆跟前。“外婆,你吃一点吧!”外婆笑眯眯接过碗,亲切地问:“吃饱了吗?中午不回来的,多吃一点吧!”她把那半碗饭送到我跟前:“吃完去吧,免得占个碗哩!”我一头扑进外婆怀里,不知该说些什么。外婆抚着我的头。外婆送我出门,把一顶竹壳帽戴到我头上,又把一捧山楂果装进我衣袋里。一天下课,忽然有个同学叫我:“松松,有个老婆婆找你!”我出门一看:是外婆!“今天是什么日子,你记得吗?”我摇摇头。“今天是你的生日,又是端午节,给你送两个鸡蛋,两个粽子!”我双手捧着外婆的礼物,眼睛润湿了!还记得有两次,我感冒发烧,都是外婆带我去病院看病,钱是她掏的,感冒好后,她又掏钱买猪肝给我补身体!

可就在这年冬天,外婆不幸去世了。我失声痛哭……

我永远的外婆!


责任编纂:煜婕

扬州网大爆浆棋牌招商热线:0514-87863284 扬州网广告热线:0514-82931211

相关阅读:

声明:凡本网注明来源为“扬州网”或“扬州日报”、“扬州晚报”各类大爆浆棋牌招商﹑信息和各种原创专题资料的版权,均为扬州报业集团及作者或页面内声明的版权人所有。任何媒体、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、链接、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;已经通过本网书面授权的,在使用时必需注明上述来源。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及时与我们联系,以便寄奉稿酬。